人生有那么一段时间,对各种卡片很痴迷,每到一个地方都想办个卡(现在病好了)。第一次去美国玩耍时,落地是旧金山机场。我提前找了一个美国银行网点,在大妈的热情服务下,机场都还没出,就办了一张美国银行借记卡。

 

美国银行,Bank of America,听起来是个大家伙。在大洋彼岸有一家中国银行(Bank of China)与之遥相呼应。但后来我才知道,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美国银行是一个仅在加州开展业务的普通银行,直到 1983 年才开始向加州以外扩张。

 

我们也听过 Jamie Dimon 的传奇故事。Dimon 崛起于美国金融业并购整合的大浪潮——Dimon 参与打造了花旗集团然后被扫地出门,后来能入主 Chase 也是源于一次银行间的并购。如今 JPMorgan Chase 如日中天稳如狗,但,美国的一些州根本没有 Chase 的网点。

 

-

 

假期里我读了一本新书,叫做「人为制造的脆弱性」。初看到书名不自觉地联想到塔勒布的「反脆弱」,打开这本书才发现,聊的全是银行:银行从哪里来?银行为谁服务?不同国家的银行有什么不同?不同状态的银行鲁棒性怎么样?

 

作者观察到,银行业危机是非随机分布的。比如,美国很容易出现银行业危机,动不动银行就死给你看,但是旁边的加拿大在过去 180 年里只有两次温和的银行流动性危机。这是为什么?

 

作者也观察到,银行服务不足也是非随机分布的。墨西哥企业比加拿大企业、墨西哥个人比加拿大个人更难拿到贷款,这是为什么?

 

今天整理其中一小部分内容分享一下。

 

-

 

「人为制造的脆弱性」毫不隐讳指出,银行是一系列政治交易的产物。为什么这么讲?不妨拨开云雾思考一下:

 

1、银行的经营,需要储户和股东共同提供资本,来解决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问题。

 

2、最早的银行是无限责任——一旦银行经营失败,所有股东都负责还钱。这样做表面上是保护了储户的利益,实际上,这使得银行根本无法获得外部资本(谁会傻到投资一个无限责任的生意呢?)。如今有限责任制公司已经成为大型公司的基本组织形式,而在大多数国家,银行都是最早的有限责任制公司。

 

3、问题是,银行无法单方面宣布股东仅承担有限责任。只有政府可以提供保护。银行是一种受保护的特许经营机构,这样的特许经营不仅是一份执照,也是一份与政府的合约:如何经营、如何交税以及如何被监管。

 

4、如果这份许可具有稀缺性,那么银行可以获得预期之中的垄断性利润。问题是,凭什么给你而不给别人

 

正如支撑现代民族国家的各类金融创新一样,政府特许银行这一理念的出现也有深层次的原因,特许经营的银行享受独一无二的特权,作为交换,银行帮助推动国家目标的实现。

 

-

 

20 世纪 90 年代,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允许大型银行在全国范围内设立分行网络,这比其他国家晚了几个世纪

 

美国的各州独立性极强。历史上,州与州之间的竞争,成功瓦解了政府对特许银行数量的限制,最终使得美国的小银行林立。但这些银行只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经营,无法在全国范围内扩张——在 19 世纪的美国北方银行业,银行甚至不得开设分支机构

 

这些被迫区域化经营的小银行,没有跨区域分担风险的可能,很难具有强大的抗风险能力。所以,美国时不时就经历一场银行业危机——事实上,美国是唯一在 19 世纪末还受此类恐慌困扰的国家。

 

1994 年的一份法案,终于为美国银行业跨区域经营「松绑」。在 1994 年之后的几年里,银行间并购以燎原之势席卷全国。如今的摩根大通、美国银行都是合并了几十家银行而形成的,在这个合并过程中,整个美国银行业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。但是,差点搞死所有人的金融危机还是发生了……

 

-

 

人为制造的脆弱性」陈述了不同政治环境下的银行案例,除了美国,还有英格兰、苏格兰、墨西哥、加拿大、巴西乃至……中国。从跨越百年的历史看,有的国家银行很稳健,有的国家银行很脆弱,作者认为,这些都是不同的交易形成的。

 

说起来,这个观察银行业的视角,让我想起「独裁者手册」。感兴趣银行业历史沿革的朋友们,值得读读看。

 

朋友们,工作快乐。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大玩家张磊):碎片化银行往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